重庆邮电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46300|回复: 10

[诗歌散文] 与麦田的一对斑鸠对视(外一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4-7 09:1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与麦田的一对斑鸠对视(外一篇)
  李 汀
  
  
  太阳光下的麦子舒坦地低着头,我站在麦田边,看见阳光就像一张绸缎一样铺在金黄的麦田上。蓝天白云下,麦子都睡熟了,它们的鼾声滚过田野,田野的花就开了,田野里的草就笑了。如果花和笑撞了满怀,整个田野就在笑声和开花声中醉了。大地恍恍惚惚地睡了。
  一只蜜蜂却醒着,嗡嗡嗡飞在麦田上,它不仅闻到了花粉的香味,而且它闻到了伴侣的体味。它飞呀飞,它飞过了麦田里的一条小路,飞过好大一片麦田,那些味道越来越稠密,那些味道越来越让它烦躁,它急切地想飞到伴侣的身旁。它飞过了麦田,那些熟悉的味道却淡了。它不得不折回金黄的麦田,这时候它才又置身那熟悉的味道。它不由笑了,说了一句,看你往哪里躲?它折回麦田,又飞过了麦田的小路,它一心想着那散发香味的花朵一定是格外艳丽的,它也想象着那散发体香的伴侣一定分外漂亮动人。它想马上见着她们,它飞呀飞。突然,它往一束麦子上一落,浓酽酽的新麦琼汁包围了它。啊,爱人,你在这里!它贪婪地抱着自己的爱人。阳光下一只蜜蜂落在一束麦子上,一动不动。
  好,蜜蜂是醉了,还是睡了,都不管它了。我站在麦田边,把目光投到了阳光下的绸缎上。就在我脚边,就在白云飘过我头顶的时候,我看见一只黑色的蚂蚁正顺着麦杆往上爬。它先是爬上了一片枯了的叶子,停在麦叶上,摆动着触角,它也许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金黄的颜色!它摆动触角是在小心地试探。在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的时候,它想快速爬上麦杆。很显然,它把麦叶当成了一段跑道,它在麦叶上退了退,向麦杆冲了去,可金黄的麦杆实在太滑,它跌了下来,落在了跑道上。它又试了两三次,都以失败而告终。小蚂蚁一定是累坏了,喘着粗气,摆动触角。这次,它没有冲刺,而是改变路线慢慢往麦杆上爬,呈“s”路线爬。这次,它闻到了甜甜的清香,它听到了一种声音:天堂就要到了。小蚂蚁终于爬上了麦穗,站在麦穗顶端,它看见了刚才冲刺的跑道,看见了落在麦叶上的七星瓢虫。这时,它躺在麦穗上,身子就舒软了。小蚂蚁相信天堂就是这个样子了:奶一样的乳香,云一样的温暖,梦一样的缠绵。
  在夏天金黄的麦田里,我也想打开身体睡上一觉。当这个想法跳出来的时候,我就走进麦田,躺在了金黄的绸缎上。天空也一下打开了,与我面对着面。天空也一定看见我打开了的身体,它迎接着我。我看见那些五彩缤纷的阳光从天空照下来,我感觉天空就像一张蓝毯子,遮在我的身体上。那些金黄正好可以像绸缎一样裹住我幼小的身体,那些蜜蜂和小蚂蚁正好可以像警卫一样站在我的身旁,我飞了起来,一张金黄的绸缎托着我,我与白云握手,与星星点头。哦,天堂,天堂,我的天堂。我相信我是喊出来了。
  梦就这样被我喊醒了,我坐起来的时候,看见了不远处的一对斑鸠,它们也一定听见了我的喊声。它们滴溜溜的眼睛盯着我,没有惊慌,没有诧异。我也盯着它们,我们的眼睛相遇了,谁也没有躲避。在这金黄的阳光里,我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,它们和我该是朋友,我不能像往常一样用木棒和土块追撵它们。它们一定是一对伴侣,依偎着看我,看着这个在天空下梦叫的孩子。它们的眼睛那么干净,被金黄的阳光照耀得格外水灵,我看着它们的眼睛像看见晶莹闪光的宝石。它们走近我身边的时候,一定是轻手轻脚,怕吵醒这个熟睡的孩子,它们像守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守护着我。它们眼里充满了爱意,被甜蜜的柔情包围,我看着它们的眼睛就像看见母亲的眼睛。它们蹲在一丛麦子旁,一定怀着一种怜爱,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我。它们闪着一双温和的眼睛,眼里的光芒与阳光一起照耀着我。我突然有想与它们说话的冲动,我说,斑鸠,你们好!这时,斑鸠咕咕咕叫着,点了点头。我笑了,斑鸠笑了。它们一定是商量好了,等这个孩子醒来再离开。它们听见我说话,知道这个孩子醒了。它们最后望我一眼,没有飞,而是咕咕咕叫着走进了麦田深处。我望着它们的背影,有一些不舍,有一些失落。一对多么可爱的小精灵。我从麦田站起来的时候,听见了母亲唤我的声音。
  天快黑了,猛然一激灵,麦田里的麦子在母亲的呼唤声中也醒了。我知道,这些醒了的麦子一定会好好为那对斑鸠守夜。那一夜,我也知道,在麦田深处,在黑夜深处,一定有一对伴侣温馨地偎依着取暖。
  在我离开麦田的时候,我就把与斑鸠的对视铭记在了心里。虽然那只是一瞬间,但那一瞬间的光芒相当于温暖我一辈子。若干年后,我这个在麦田与斑鸠对视的孩子长成大人的时候,我把与斑鸠对视的故事讲给一个女人,我们就那样成了一家人,偎依着取暖,彼此注视。我愿意相信,在那金黄的麦田里我撒下了最诚挚的心灵;我也愿意相信,在那很久很久的将来,我还能在麦田里找寻到那些遗落的星星。
  
  
  与一只温暖的羊同眠
  
  乡村冬天的夜是温暖的。我小小的身体睡在羊毛毡上,感到春天般的柔和,温热。虽然这只白羊成为羊毛毡的时间,清晰地用几根黑毛碾在上面。时间还在,白羊不在。我更愿意相信那是白羊在憨睡,在那个早晨,它一定是忘记了要去阳光照耀的青草地吃草。
  我去上学的时候,我相信它会醒来,然后,晚上它又乖乖回到我的床上。它们是一只只精灵。站在山坡顶上,一抹夕阳正好照在羊的一对对角上。看着夕阳落山,看着山下的羊圈和村庄。突然,它们撒起四腿从山坡上跑下来,腾起的尘土还没有回落,它们已经在羊圈里望着主人,咩咩地叫,羊说,天黑了,我回来了。主人笑了,羊也笑了一下,就躺下了。每天,主人都这样清点着羊群,羊都与主人这样交流着。
  在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,它们又会走向一个山坡。在阳光里,它们咩咩地叫,肯定是发现了一大片齐崭崭、绿茵茵的青草。冬天还没有完,这些冒出土的青草在阳光下散发着恬静的气息,这只羊兴奋了,母亲、爱人、孩子都叫来吧,它自言自语地说,春天要来了,多好,啊,这么一大片冒出头的青草地。羊一时还没有缓过神来,它就“咩咩”叫着,母亲、爱人、孩子来了,见这么一大片青草地,也兴奋地“咩——咩”叫着,青草被叫醒了。这时,它们互相望了一眼,很平静地、细致地在青草地上吃起来。羊群从一大片青草地走过,羊的细致,没有把青草地搞得零乱不堪,青草地像割草机整理过一样平整。
  我冬天床上躺的这一张羊毛毡就是只年轻的羊。冬至这天,年轻的羊在那片青草地上啃着干草,一根草根在嘴里还没有嚼碎,主人唤它,它就跑过去,主人死死拉着它的一只角不放,羊以为主人在跟它开玩笑,就乖乖跟着主人。主人用两只手攥着它的角,又来了三个人,主人很麻利地把年轻的羊推倒,羊这才意识到主人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,它立刻“咩咩”叫了几声,它的叫声,母亲、爱人、孩子都听见了,都仰起头看它,但没有跑过来。羊又“咩咩”叫了几声,它还没有来得及问主人,这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明晃晃的刀就捅到了它的喉咙。羊知道了,羊不再“咩咩”叫了,羊认了。羊根本没有来得及算计,就睁着眼睛看着主人,死了。
  羊血主人喝到肚子了,羊肉进了主人的胃。主人说,这羊肉提热,这羊鞭大补。这天夜里,却有羊在羊圈里“咩咩”地叫,是母亲在呼唤骇子,是爱人在呼唤伴侣,是孩子在呼唤父亲。这凄冷的夜里,那“咩咩”的叫声格外清晰。主人却说,今晚感觉真好。再后来,羊毛碾成毡铺到了床上。
  羊角挂在土墙上,还能看清那一只年轻羊的模样。这羊毛毡在夜晚的时候,年轻的羊就会缓缓醒来,重新开始平静地呼吸,重新开始眺望那阳光下的青草地。这是多好的阳光,晒晒吧。羊就把自己的毛全都铺好,平静地躺下了。是谁压在我身上呀,羊动了动身子,管它呢,晒我的太阳。羊全身都放松了。
  羊活着,我对躺在我身边的爷爷说。梦话,爷爷翻了一个身,又鼾声大作。我说,你就是一只老羊。羊毛毡是一只年轻的羊,我躺在年轻羊的环抱里;爷爷是只老羊,我靠在老羊的肩膀上。在月光的抚摸和羊的气息里,我看见一大群羊向我走来。它们要干什么?啊,它们把自己身上的毛全铺开,好大一片,像白云,像棉花,把我包裹得好温暖。它们把自己的血全放出来,输到我的血管里,像山泉水一样流到我的体内,把我滋润得筋骨强劲。它们把自己身上的肉全割下来,送到我的嘴里,像喂自己的孩子一样精细。它们把自己的角全取下来,准备安在我的头上,我大声说,不,不,我不需要你们的角呀。羊说话了,孩子,只有你是我们羊的后代了,没有角怎能生成呢,孩子,来安上它吧。不,不……我大叫着。说梦话了,爷爷推醒我。是梦,幸好是梦,我说,我梦见自己变成一只羊了。你终要变成一只羊的,像我这只老羊一样,爷爷说。
  羊是温暖的,这个梦是不是暖梦呢?我反复回到梦里,去温习那梦的每一个细节,直到今天。
  


转自: http://www.manyrose.com
发表于 2009-4-9 11:2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偶学习的对像★:魔女在世、希★望
发表于 2009-4-13 11:43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致看明白了,楼主的思维太过发散、太过跳跃了。楼主,加强集中精力叙述一件事情的能力。不要再发散了
发表于 2009-4-14 00:0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艰苦奋斗为荣,以骄奢淫逸为耻
发表于 2009-4-15 00:0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注:我是来收集猪的资料滴...
发表于 2009-4-16 02:1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偶的天啊!这是什么样的贴子呢?
发表于 2009-4-17 02:4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,你的高尚情.太让人感动了。在现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金钱社会里,竟然还能见到楼主这样的性情中人,无疑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人性的伟大。楼主的帖子,就好比黑暗中刺裂夜空的闪电,又好比撕开乌云的阳光,一瞬间就让我如饮甘露,让我明白了永恒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是真实存在着的。只有楼主这样具备广阔胸怀和完整知识体系的人,才能作为这真理的惟一引言者。
发表于 2009-4-18 00:0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不错.,..我喜欢
发表于 2009-4-19 00:0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贴不错!!!!!看了之后就要回复贴子,呵呵
发表于 2009-4-20 00:0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(*^__^*) 嘻嘻…… ,我来看看,我不说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200388号-8 )

GMT+8, 2022-6-26 19:29 , Processed in 1.177059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